一颗饴糖

立志做个段子手,咸鱼一只+点赞狂魔✧(≖ ◡ ≖✿).
薛洋is all.
吹洋不积极,思想有问题.

我爱他,他是珍宝!!!

为薛洋老婆打call
画不出薛洋一分可爱!
辣鸡洋你特别好,我喜欢你¦•ˇ3ˇ•。)
晚安啦我的薛洋♡

小段子
晓星尘因为工作原因,不得不出差几个月,薛洋表示在家很无聊,连糖都不甜了。
夜深人静时,薛洋还是睡不着,于是就在微信给晓星尘发了条信息
“你知道星星有几个角吗?”
没过多久,对方回复了
“五个吗?”
“哈哈哈不对,再猜。”
“我不知道了。”
“我告诉你,其实有四个。你想看吗。”
“想。”
“我想你了。”
几乎是那一瞬间,屏幕里闪起了众多四角的星星。
过了一会儿,晓星尘发了一条语音信息
“我也想你。”

ps据说微信里如果打出我想你,会出现四角的星星哦。
晚安啦。

小学生文笔xd    人物是秀秀的,ooc我的233
街上张锣打鼓,许多人聚集在两侧,一男子骑着高头大马,后面跟着一顶大花轿,原来是陈府公子娶亲了。晓星尘,薛洋,阿箐也混杂在人群里面。“哇,好热闹的样子啊。”“啧,小瞎子,想成亲了?说说是看上了哪家小伙子。”薛洋打趣道。“阿洋……”晓星尘的声音适时地响起。“知道了,知道了,我不欺负她。”薛洋朝阿箐做了个鬼脸,哼,反正他们也看不到。目睹了一切的阿箐只能默默地翻了个白眼,然后薛洋觉得小瞎子的眼睛是不是抽了。【阿箐:喵喵喵?】
街上的锣鼓声还在继续,薛洋突然脑子里蹿出来一个好主意。嘿嘿,道长,等着瞧吧。
次日,薛洋如同一只奶狗一样趴在床上。晓星尘自是疑惑的,阿洋不是习惯了早起吗,难道是生病了?晓星尘慢慢移步到了薛洋的床前。他伸出手试探地摸了下薛洋的额头。好像没有什么异常。“道长,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企图啊。”少年慵懒地声音响起。“阿洋说笑了。那阿洋你呢,今天不打算起床了吗?”薛洋觉得晓星尘的声音带着笑意。
“道长道长,你拉我起来呗,我突然觉得自己腰痛,好像,起不来了。”薛洋假装着撒娇的样子。“嗯?”床前的男人很迷茫。薛洋听到这一声嗯,整个人都快炸了。我去你个晓星尘,要不是为了坑你,我才不会这么娘气呢,薛爷爷我都这样式的了,你竟然还没听到?【好气喔,可是宝宝还是保持微笑.jpg.】
薛洋正在内心怼晓星尘的时候,一双手伸到了他面前。“阿洋,起来了。”好的吧,既然你都这样了,我也不能不给面子是不是。于是,他就借着晓星尘的手起了身,然后坐到了床上。
“阿洋,还不起来吗?”晓星尘深深觉得小孩子闹脾气了。
“道长,我感觉到我手也有点痛,你也知道我现在头发很乱是吧,我出门可不能丢了你的脸。所以道长……”晓星尘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,所以阿洋是要我给他梳头?
晓星尘也不知道自己此时为何手里拿着一把梳子,大概是不能拒绝阿洋的请求吧。晓星尘的动作很温柔,至少薛洋不觉得痛,只是有点痒痒的。嗯,手法不错。薛洋半眯着眼,一副很享受的样子。时光仿佛定格了很久。
等到晓星尘梳好后,薛洋觉得自己好像又睡了一觉。“阿洋,好了。”“哈哈哈哈道长,你怎么那么听话啊。你知不知道梳头的含义啊。”“嗯?”好吧,又是个不识事的。“算了,我不告诉你了。道长再见,我出门了。”少年一溜烟地冲了出去,全然没有自己所说的疼痛 。“噗。”果然还是个孩子啊。不过阿洋,梳头的含义,我想我是知晓的。你不过是孩子心性罢了,哪能当真呢。

小剧场
义城居民:“对,就是那个小流氓,就那个砸我们摊子的那个,今天竟然转性似的没找我们麻烦。哦,还有他那个头发,歪到天上去了。真是笑死我了。不知是哪位大人得到这个流氓的青睐,恳请收了他吧。”



我只是要个梳头梗 ,结果墨迹了那么久qwq
【为中意之人束发】哈哈哈这是我自己设定的,不要当真,就想他们甜甜的qwq
薛洋表示,在道长不知情的情况下,让他沾上自己的印记是件很爽的事哈哈哈。(然而失策了)
道长的梳头技能还需加强,找洋洋练练手吧乁( ˙ ω˙乁)
虽然很尬,但谢谢你能看完哈哈哈✧*。٩(ˊωˋ*)و✧*。

图cr.

薛洋这天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,竟跑到城东王大爷的小酒馆抱了两罐女儿红,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。
天已经黑了,晓星尘在家里等了好久也不见薛洋回来,“阿箐,我去找薛洋回家。”许久没有人应答,晓星尘轻笑,小姑娘大概是睡了。
晓星尘独自行走在街上,夜很静,静得让人心慌。阿洋,他究竟在哪儿?都说失去视觉的人其他感官会更敏锐,此时晓星尘确定他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酒气。“道长,你怎么才来找我啊。”委屈的声音在晓星尘身边想起,原来那人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。“你,喝酒了?”“啊,是啊道长。”小兄弟真是不听话,晓星尘抿着嘴。
“哎哟道长,你怎么可以打人啊。”刚弹了薛洋脑壳的人并不做回答,自顾自地向着回家的方向走去。“道长道长,你可不能不理我啊,不然我就走啦。”向前走的人突然停了下来,对着薛洋露出了一个笑。不知怎的,薛洋感到空气凝固了些,有点冷丝丝的,不然,他为什么缩了缩脖子。
晓星尘突然牵了薛洋的手,一声不吭地扯着人回家。力度把握得很好,至少薛洋不觉得痛,但是气氛略微有些尴尬。
转眼间,薛洋就被晓星尘带回了屋。“哟,小瞎子倒是睡得挺香,把我的位置占去了大半。”晓星尘没有理他。“哎呀道长,我只能和你一起睡了。”“嗯。”“诶诶诶道长,你同意了?”晓星尘又保持沉默,走到了自己床边。哼,不去白不去。“道长,等等我啊。”
薛洋睡觉很不安分,一会儿滚到这儿,一会儿滚到那儿。不一会儿就滚到床边了,晓星尘凭着感觉判断如果自己不把少年拉回来,他肯定要摔下去。于是,他轻轻唤着阿洋,薛洋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转身朝晓星尘方向滚去。少年毛茸茸的头转眼间就到了晓星尘胸口。听着少年轻弱的呼吸声,晓星尘不由得叹了口气。自己也不知道在气什么,小兄弟以后还不是要走的。现在,还是好好珍惜吧。思及此,晓星尘抬手轻搂住了薛洋,他要是掉下去就不好了。
一夜安稳。
于是阿箐早上起来看到的就是道长搂住薛洋睡觉的画面,哦,她为什么不是真瞎。哼,坏东西肯定又是你搞的鬼。阿箐在心里又给薛洋记了一笔,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昨夜张牙舞爪的睡姿。

ps阿箐和薛洋在一张床上,因为阿箐不想让洋洋和道长睡,但是两人中间平常是放了东西的,不会发生触碰¦•ˇ₃ˇ•。)只是那天洋洋不在,阿箐就没有放。
“如果自己不把少年拉回来,他肯定要摔下去。”写到这一句突然想到,如果道长不是推开薛洋,而是把他拉回来的话,或许他就不会坠入深渊万劫不复。
啊,ooc大概很多哈哈哈,小学生文笔不要在意。
还是那句话,洋洋星星超级可爱_(´ཀ`」 ∠)__ 这对cp我还能战100年。

“道长,你说我真的有病吗?”一位少年手托着脸,笑眯眯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医生。“阿洋,乖,吃糖。”医生并没有回答少年的问题,反而从兜里拿出一颗精致包装的糖来。“道长,怕是又在骗我吃药了。”嘴上虽这么说着,少年的手却自然的接过了这一颗糖,然后扯开包装扔到嘴里。“乖。”医生伸手揉了揉少年松软的头发,满是哄小孩子的语气。目光所及之处,一根呆毛骄傲的竖立着,看起来煞是可爱。医生被欢愉的气氛所感染,不由得弯了眉角,“道长,道长,你在想什么呀?”“你。”,下意识的回答令两人都一愣,医生的耳朵霎时染上了几分绯红。“好啊我也会想到道长的。”终究是少年先反应过来。一缕阳光应景地跳了进来,映照着少年极其灿烂的笑容,两颗小虎牙也显示出主人的愉悦,这下医生不仅是耳朵红了,连脸也爬上红晕。“阿洋乖。”,终究作为回答的只有这一声乖。
道长啊,我可一点都不乖呢。

小学生文笔qwq
描摹不出星星洋洋半点可爱(ฅ>ω<*ฅ)

我弟提出来一个假设,当然是不可能的233如果王者荣耀出了魔道的人物,然后就可以自己买一个薛洋,再让基友买一个晓星尘,最后,一开局就是“保护我方薛洋”“保护我方晓星尘”啊可爱☺
ps敌方阿箐就“攻击敌方薛洋”哈哈哈嗝超可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