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饴糖

立志做个段子手,咸鱼一只+点赞狂魔✧(≖ ◡ ≖✿).
薛洋is all.
吹洋不积极,思想有问题.

小学生文笔xd    人物是秀秀的,ooc我的233
街上张锣打鼓,许多人聚集在两侧,一男子骑着高头大马,后面跟着一顶大花轿,原来是陈府公子娶亲了。晓星尘,薛洋,阿箐也混杂在人群里面。“哇,好热闹的样子啊。”“啧,小瞎子,想成亲了?说说是看上了哪家小伙子。”薛洋打趣道。“阿洋……”晓星尘的声音适时地响起。“知道了,知道了,我不欺负她。”薛洋朝阿箐做了个鬼脸,哼,反正他们也看不到。目睹了一切的阿箐只能默默地翻了个白眼,然后薛洋觉得小瞎子的眼睛是不是抽了。【阿箐:喵喵喵?】
街上的锣鼓声还在继续,薛洋突然脑子里蹿出来一个好主意。嘿嘿,道长,等着瞧吧。
次日,薛洋如同一只奶狗一样趴在床上。晓星尘自是疑惑的,阿洋不是习惯了早起吗,难道是生病了?晓星尘慢慢移步到了薛洋的床前。他伸出手试探地摸了下薛洋的额头。好像没有什么异常。“道长,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企图啊。”少年慵懒地声音响起。“阿洋说笑了。那阿洋你呢,今天不打算起床了吗?”薛洋觉得晓星尘的声音带着笑意。
“道长道长,你拉我起来呗,我突然觉得自己腰痛,好像,起不来了。”薛洋假装着撒娇的样子。“嗯?”床前的男人很迷茫。薛洋听到这一声嗯,整个人都快炸了。我去你个晓星尘,要不是为了坑你,我才不会这么娘气呢,薛爷爷我都这样式的了,你竟然还没听到?【好气喔,可是宝宝还是保持微笑.jpg.】
薛洋正在内心怼晓星尘的时候,一双手伸到了他面前。“阿洋,起来了。”好的吧,既然你都这样了,我也不能不给面子是不是。于是,他就借着晓星尘的手起了身,然后坐到了床上。
“阿洋,还不起来吗?”晓星尘深深觉得小孩子闹脾气了。
“道长,我感觉到我手也有点痛,你也知道我现在头发很乱是吧,我出门可不能丢了你的脸。所以道长……”晓星尘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,所以阿洋是要我给他梳头?
晓星尘也不知道自己此时为何手里拿着一把梳子,大概是不能拒绝阿洋的请求吧。晓星尘的动作很温柔,至少薛洋不觉得痛,只是有点痒痒的。嗯,手法不错。薛洋半眯着眼,一副很享受的样子。时光仿佛定格了很久。
等到晓星尘梳好后,薛洋觉得自己好像又睡了一觉。“阿洋,好了。”“哈哈哈哈道长,你怎么那么听话啊。你知不知道梳头的含义啊。”“嗯?”好吧,又是个不识事的。“算了,我不告诉你了。道长再见,我出门了。”少年一溜烟地冲了出去,全然没有自己所说的疼痛 。“噗。”果然还是个孩子啊。不过阿洋,梳头的含义,我想我是知晓的。你不过是孩子心性罢了,哪能当真呢。

小剧场
义城居民:“对,就是那个小流氓,就那个砸我们摊子的那个,今天竟然转性似的没找我们麻烦。哦,还有他那个头发,歪到天上去了。真是笑死我了。不知是哪位大人得到这个流氓的青睐,恳请收了他吧。”



我只是要个梳头梗 ,结果墨迹了那么久qwq
【为中意之人束发】哈哈哈这是我自己设定的,不要当真,就想他们甜甜的qwq
薛洋表示,在道长不知情的情况下,让他沾上自己的印记是件很爽的事哈哈哈。(然而失策了)
道长的梳头技能还需加强,找洋洋练练手吧乁( ˙ ω˙乁)
虽然很尬,但谢谢你能看完哈哈哈✧*。٩(ˊωˋ*)و✧*。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