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饴糖

立志做个段子手,咸鱼一只+点赞狂魔✧(≖ ◡ ≖✿).
薛洋is all.
吹洋不积极,思想有问题.

图cr.

薛洋这天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,竟跑到城东王大爷的小酒馆抱了两罐女儿红,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。
天已经黑了,晓星尘在家里等了好久也不见薛洋回来,“阿箐,我去找薛洋回家。”许久没有人应答,晓星尘轻笑,小姑娘大概是睡了。
晓星尘独自行走在街上,夜很静,静得让人心慌。阿洋,他究竟在哪儿?都说失去视觉的人其他感官会更敏锐,此时晓星尘确定他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酒气。“道长,你怎么才来找我啊。”委屈的声音在晓星尘身边想起,原来那人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。“你,喝酒了?”“啊,是啊道长。”小兄弟真是不听话,晓星尘抿着嘴。
“哎哟道长,你怎么可以打人啊。”刚弹了薛洋脑壳的人并不做回答,自顾自地向着回家的方向走去。“道长道长,你可不能不理我啊,不然我就走啦。”向前走的人突然停了下来,对着薛洋露出了一个笑。不知怎的,薛洋感到空气凝固了些,有点冷丝丝的,不然,他为什么缩了缩脖子。
晓星尘突然牵了薛洋的手,一声不吭地扯着人回家。力度把握得很好,至少薛洋不觉得痛,但是气氛略微有些尴尬。
转眼间,薛洋就被晓星尘带回了屋。“哟,小瞎子倒是睡得挺香,把我的位置占去了大半。”晓星尘没有理他。“哎呀道长,我只能和你一起睡了。”“嗯。”“诶诶诶道长,你同意了?”晓星尘又保持沉默,走到了自己床边。哼,不去白不去。“道长,等等我啊。”
薛洋睡觉很不安分,一会儿滚到这儿,一会儿滚到那儿。不一会儿就滚到床边了,晓星尘凭着感觉判断如果自己不把少年拉回来,他肯定要摔下去。于是,他轻轻唤着阿洋,薛洋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转身朝晓星尘方向滚去。少年毛茸茸的头转眼间就到了晓星尘胸口。听着少年轻弱的呼吸声,晓星尘不由得叹了口气。自己也不知道在气什么,小兄弟以后还不是要走的。现在,还是好好珍惜吧。思及此,晓星尘抬手轻搂住了薛洋,他要是掉下去就不好了。
一夜安稳。
于是阿箐早上起来看到的就是道长搂住薛洋睡觉的画面,哦,她为什么不是真瞎。哼,坏东西肯定又是你搞的鬼。阿箐在心里又给薛洋记了一笔,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昨夜张牙舞爪的睡姿。

ps阿箐和薛洋在一张床上,因为阿箐不想让洋洋和道长睡,但是两人中间平常是放了东西的,不会发生触碰¦•ˇ₃ˇ•。)只是那天洋洋不在,阿箐就没有放。
“如果自己不把少年拉回来,他肯定要摔下去。”写到这一句突然想到,如果道长不是推开薛洋,而是把他拉回来的话,或许他就不会坠入深渊万劫不复。
啊,ooc大概很多哈哈哈,小学生文笔不要在意。
还是那句话,洋洋星星超级可爱_(´ཀ`」 ∠)__ 这对cp我还能战100年。

评论

热度(26)